全本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全本小说网 > 坏谜语 (校园 背德 1v1 H) > 青濂

青濂

青濂

        陈青濂望着街上的车来车往,手指无意识地轻敲玻璃杯,舒芙lei摆在桌上有一段时间了,ding上的nai油有要化开的趋势,无jing1打采。

        忽然店门kou一阵风铃响动,闻佳茵急匆匆跑了jin来。她显然是小跑了好一阵,脸上浮现两抹红,外套双肩包都跑乱了,交缠着挂在肩tou,louchu一截嶙峋的锁骨。

        “别急。”      陈青濂将柠檬shui推给她。闻佳茵灌了好几kou,说:“公交车在沿江路那边堵死了,我走过桥来的。手机没电了,你等急了吧。”

        陈青濂温和地笑笑说:“再等不到就准备给你爸打电话了。”

        闻佳茵zuo了个怪模怪样的鬼脸,说:“那你不如直接报警比较靠谱。”

        陈青濂是孤儿院院长nainai的孙zi,是她与孤儿院唯一的一dian联系。他也是附中毕业的,目前是桐大大三的学生,读的电气工程。

        闻佳茵离开孤儿院时还太小,他们因此断联过几年,上初中后闻父母带她回孤儿院探望,又取得联系。

        她一直记得这个孤儿院里细致耐心的大哥哥,记得有一次她被恶霸小孩推倒在砂石堆的cao2场,膝盖上都是碎石tou,非常疼。

        她很怕疼,是陈青濂帮她chu1理伤kou,一颗一颗地把细石zi从她的伤kouba除。

        他有dian像她的“家人”,比起闻家夫妇,jinru初中后她更愿意向他吐lou心事。

        闻佳柏chu生后,闻谦一门心思都在儿zishen上,沈怀薇大龄生产后shenti不好常年往医院跑,家里人也就渐渐冷待了这个养女。

        她与沈怀薇是有过很亲密无间的时候的,不过只有几年光阴,在她还未来得及确认这种亲密的时候,它就已经消失了。

        倒也不是那种八dian档里的狗血剧qing,这种冷遇更像是泡在shui里的无se药片,尝起来只是微微发苦,但渐渐的,她也就分得清楚“他们”和“我”的区别了。

        初中的时候她很喜huan和陈清廉呆在一起,她那时候还未脱离某种孩童xing,需要很多的关注和任xing的空间。

        陈青濂待她如幼时一样温和包容,在他面前她可以很舒适地zuo个孩zi。有几次家长会,闻谦惫懒,也是陈青濂代劳。

        有时候她甚至故意考很低的分,这样陈青濂就会来关切她的学业。

        不过现在她自认已经长大了。陈青濂学业优秀,品行端正,去mei国交换过,见过许多世面,像她的一座灯塔。他说要去mei国读博,她便xia定决心也要去。

        陈青濂选择的未来一定是很好的。

        “也许你ai他。”林小乔有一天为闻佳茵的心事zuo注解。

        闻佳茵不愿深思,毕竟aiqing是飘忽不定的廉价的东西,亲qing才是最长久的羁绊和捆绑。

        “集训队很辛苦吗?xia周就要小测了?”陈青濂问。他不ai吃甜shi,但每每都随她的意思约在网红甜品店见面。

        闻佳茵毕竟还在长shenti,程家的饭吃得束手束脚,小跑一阵的功夫她又饿了,正对着舒芙lei左右开弓,腮帮zi鼓鼓的像两只仓鼠。

        陈青濂把纸巾拾起来,本想给她ca拭嘴角的nai油,突然意识到她不是个孩zi了,十六岁已过的少女,因其早慧,已有了些成人的神qing。

        他将纸巾saijin她手中,示意她自己ca拭。

        “还好,不辛苦,我觉得比背语文课文好玩。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语文老师,朱mei人,她那天又把我拎去骂了一顿,说我偏科这么严重,要是万一竞赛保送不了,gao考就只能考个二本...      她怎么这么嘴上不积德啊。”

        陈青濂刚想开kou,闻佳茵以为他也要教育她,心虚地说:“虽然我承认我不该不背课文,也不该抄表jie的作业。”

        “偏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从没有怀疑过你明年竞赛一定可以拿金牌。”

        从不自疑的闻佳茵听到他的笃定倒是红了脸。像被夸奖过了tou的孩zi。

        “不过你语文老师说的也有dao理,你想想wu理那么难的题目也要花时间揭开,你只要分chu一diandian的时间就能拿到语文的许多分数,这样想,是不是很划算。gao考不是个智力测验,很多时候只是测试你的学习guan理能力和耐心。有备无患,总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湿漉漉的月光(NP) 少主和阿箬(1v1h)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