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花开 我们相约】梧桐树下
发布时间:2015-04-26

为了给更多地区的孩子们送去温暖,橱子一直在努力着!4月,经过不断的联系与接洽,橱子找到了河北省阜平县教育局,开始了对河北省阜平县的走访工作。阜平县  隶属河北省保定市,东与曲阳、唐县交界,东北与涞源为邻,西与山西省五台县相接,南与行唐县、灵寿县毗连,北与山西省灵丘县交接。全县面积2496平方公里,辖5镇8乡1个社管会。汉族为主 ,有蒙古、回、满、藏、苗、壮等少数民族。阜平为全山区县,属太行山山系,境内地形复杂。



  

    阜平县情的特点是老区、山区、贫困地区“三区合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四军挺进阜平,在这里建立了中国北方第一个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阜平县政府。抗日战争时期,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被誉为“模范根据地的模范县”。 2013年时任国家主席习近平来阜平考察后,各方提供年均3亿元的扶贫资金,该数字是阜平过去20年扶贫资金总和的1.5倍。 


  4月23日一早,橱子从北京驱车3个多小时来到了河北省阜平县,和教育局的领导简单沟通后我们便一同前往了今天走访的第一所小学——玉华希望小学。

  玉华希望小学现有6个教学班,学生203人,教师10人,其中代课老师2名,支教老师1名。




  玉华希望小学前身为柏崖小学和康家沟小学,柏崖小学是个历史悠久的学校,可追溯到私塾时期,距今一百六十年左右.1905年建成柏崖小学,当时只有一个班,到1937年学校已有4个班,4名老师90多名学生,作为抗日根据地的师生,他们成立了儿童团,配合八路军站岗放哨,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1982年柏崖小学分为柏崖小学和康家沟小学,当时有14个班,教师18人。后来由于两所学校年久失修、房屋破败,在1996年由罗瑞卿将军之女罗玉华女士生前的好友鼎力相助建成了现在的新校舍,两所学校合并取名玉华希望小学。




  因为地处山区,学校面积不大,也没有可让学生上体育课的篮球场和操场,当然就更没有体育老师。学生课桌是爱心企业捐赠的,还很新。从学生的衣着可以看出大多数孩子家里并不富裕,有的孩子衣服脏脏的,有的女生头发也有些篷乱,可以想像他们的父母应该是外出打工,爷爷奶奶可能身体又不好,照顾起小朋友已经吃力了。

  学校有图书3200册,校长反映图书是由爱心企业和很多爱心人士分别捐赠的,学生的使用率还是很高的,他希望学校能有美术老师和体育老师,这样孩子们就能得到更全面的教育了。




  离开玉华希望小学,橱子一行人来到了新奥小学。一进校门,迎面是4株烂漫的开满浅紫色小花的梧桐树,能让学生留下这样美好的母校回忆,想着都很幸福,感谢当年种下她们的人。



  这所小学是2014年12月刚竣工的,目前内部建设还没有完成,不过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让孩子们进来上课了。现在这所学校是大台乡面积最大,教室最多的学校了,终于解决了以前教室不够的问题。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后山推平了一个大空地,而且已经建好了两个篮球架。



  操场旁边的山上松树很翠绿,下面赫然立着三十多个无名墓碑。阜平县是革命老区,1937年便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抗日根据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很多革命先烈长眠于此。



  走访完新奥小学之后我们又驱车来到了光明小学,在这个乡,光明小学是在山里最深处的学校了。



  光明小学也是个寄宿学校,路途遥远和家里照顾不便的学生睡在宿舍的上下铺,床板和床单之间是很薄的一层褥子,洗漱杯和饭盒分别放在一个旧书架的中间两层。今天天气很晴朗,阳光照进房间里,洒在并不平整的水泥地上,同学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这一切是这么的和谐与美好,而我此时的心情与这灿烂的笑容竟然如此不搭。



  随后我们走访了距光明小学一小时车程的石堂村,村落位于太行山深处,车可以开到半山腰,然后需要徒步进入。进村的入口很不明显,从山下往上看几乎看不见有路,让人难以想象这里面还有6户人家,这也是这个小村落当年能躲过日军扫荡的原因。



  顺着崎岖的山路向上爬,不时的还要手脚并用,路旁会看见一些三五平米大小的土地,周围用石块垒起来耕种。

  30分钟的攀爬后我们来到了石堂村。这里所有的房屋都是用不规则的石块堆砌而成,右侧有几十节台阶通往东面的一户人家,每节台阶上有一个小编织袋,里面放着土,一些袋子已经可以看见有嫩芽从土里拱出来,屋门口和水池旁还有两块用石块垒的“花池”,当然里面种不会是花,为了生活,耕种已经到了见缝插针的程度。



  


    我们走访了石堂村的几个贫困家庭。第一家是斌斌(化名)家,他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父母已经离婚,母亲改嫁到县城,父亲靠接一些村里盖房子的散活维持家里生计,斌斌虽然到了该上初中的年纪,但家里还没送他去读书。


  从斌斌家出来,我们继续往上走,第二家的老爷爷已经有90多岁高龄了,除了听力不好,看着还挺硬。他的小孙子在家,平时上学需要步行两个多小时回家,所以小男孩是姑姑接回来的。




  走进他的家里,灶台里还有没烧完的劈柴,墙壁被熏成黑色,没有窗户的房间很昏暗。我把男孩喊进来开灯,灯亮了,那亮度仅仅能让我知道这有个节能灯挂在房间的中央。“还有亮一点的灯吗?”我看着这只还没有手机屏幕亮的灯泡问,“晚上就亮了,一天要费一度电的!”男孩回答到,无言以对的我默默记录下家里的情况。



  姑姑正在和屋外的志愿者聊着家里的情况,说打算让他念完小学就会去找工作,不念中学了。


  回来的路上我问教育局同行的朋友,为什么他们不搬出这个闭塞的地方?朋友说由于长期的隔绝,他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简单的生活,如果搬到乡里或县城恐怕生活会更难。

  这里住着一些非常简单善良的人们,他们很需要我们的帮助。橱子们不久还会再来,这些善良的人们需要我们。




  梧桐为树中之王,相传是灵树,能知时知令。《闻见录》:“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作为百鸟之王的凤凰身怀宇宙,非梧桐不栖。阜平县随处开满了梧桐花,相信在这灵树的陪伴下,这里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分享按钮